主页 > N好生活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发布时间:2020-06-13   浏览量:236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一家公司处在净现金或净负债状况,可以成为投资者在选股时的参考指标。


《》根据彭博社数据整理后发现,大马交易所的上市公司(不包括金融股)内,手握最多现金的首10家公司,总现金额高达1131亿8179万令吉。在扣除债务后,净现金达302亿5938万令吉。

在本届的“现金王”榜单中,云顶(GENTING,3182,主板贸服股)虽然净现金按年萎缩近6%,但依然是全场最高,再次荣居榜首。

截至去年杪,云顶手握现金高达332亿8765万6000令吉,在扣除债务后,净现金也有88亿3375万令吉。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云顶净现金达88亿3375万令吉。

油价回升改善油气业现金流  国能215亿新“债王”

云顶(GENTING,3182,主板贸服股)继续稳坐净现金冠军位置,同时也扶持整个云顶集团的现金流表现,让云顶集团继续蝉联冠军。


另外,原油价格回升超过每桶60美元以上,改善了不少油气领域业者的现金流状况,在本次企业现金王前5名榜单中占据3名,即国油石化(PCHEM ,5183,主板工业产品股)、乐天大腾化学(LCTITAN,5284,主板工业产品股)和国油贸易(PETDAG,5681,主板贸服股)。

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建筑股)去年终于卸下“债王”头衔,并由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易服股)接棒,以215亿6840万令吉成为新“债王”。

在“现金王”榜单中,位居榜首的,依旧是丹斯里林国泰所掌舵的云顶,以88亿3375万令吉稳坐全场净现金王。

不过,云顶的净现金有按年减少,比去年的93亿6090万令吉少了5.6%。

紧接着的是国油系旗下的国油石化,不过其净现金额比云顶差了一截,为65亿1800万令吉排名次位,比前年的81亿8500万令吉,少了20.4%。

第三名则是新上榜,也是去年新上市的乐天大腾化学,持有36亿947万令吉净现金。

乐天大腾化学去年通过在大马上市,发股集资37亿7000万令吉,当中28亿令吉作为印尼的石油化学厂融资。截至去9月杪,有90%的资金还未使用。

油气领域复苏的现象,也反映在本次榜单上。在前5强中,油气领域企业占多数,另一个挤入5强的现金公司是国油贸易,净现金有34亿848万令吉,按年增79%。

云顶集团88亿坐稳冠军

若以集团来排位,净现金最充裕的公司依然是被云顶集团夺下,总现金额按年减少5%至88亿4981万令吉,绝大部分的贡献也来自于云顶。

其他云顶系公司,包括云顶种植(GENP,2291,主板种植股)和云顶马来西亚(GENM,4715,主板贸服股),则是净负债公司,分别背负3亿3130万令吉和5亿4221万令吉。

另一家云顶集团持有27.55%股权的龙马(LANDMRK,1643,主板酒店股),则从2016年的净负债公司,在去年转为净现金,持有1605万4000令吉。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榜单不包括金融股

需要注意的是,在《》现金王相关榜单中,并没有将银行和金融机构计算在内,因为银行业务性质与一般企业不一样。

在银行领域账务中,更难拿捏的是“客户存款”项目,因为这些钱必须归还给客户,因此在账务上也被归类为“债务”之一。

而各银行和金融机构所收到的存款,每天都有变化,起落可能很大,很难精准计算。

另外,要留意一家公司的现金流状况,必须留意当中数个项目,包括现金、短期债务、长期债务及净现金(或净负债)。如果一家公司拥有许多资金,但也伴随着庞大的债务,这不是良好现象。因此,2017年“现金王“排名是按净现金作为计算标准,显示该公司现金流的真正实力。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国油净现金大跌39%

国油集团以17亿8105万令吉,守住集团榜单第二,但现金额却按年减少达39%。

从国油系公司来看,虽然国油贸易净现金额大幅度增加,但其他姐妹公司却不争气,当中4家仍是净负债,加上国油石化和海事重工(MHB,5186 ,主板贸服股)净现金额减少,大大拖累国油集团整体表现。

而英莎集团,则是榜内排名第三大净现金集团,旗下的英莎(INSAS,3379,主板金融股)和益纳利美昌(INARI,0166 ,主板科技股)共有11亿2393万令吉净现金,按年增45%。

郭鹤年企业王国 净现金飙5倍

近期出版自传的世界糖王郭鹤年所持有的三家大马上市公司,净现金共达9亿7572万令吉,按年翻5倍,位居第四。

这归功于PPB集团(PPB,4065,主板消费产品股)净现金增1.2倍至13亿7751万令吉,以及大马散装货运(MAYBULK,5077,主板贸服股)和香格里拉(SHANG,5517,主板酒店股)净负债额减少。

金狮摆脱净负债

另一个值得留意的是,丹斯里锺廷森持有的金狮集团,以旗下3家上市公司呈净现金姿态,登上第五。

金狮多元控股(LIONDIV,2887,主板消费产品股)、金狮工业(LIONIND,4235,主板工业产品股)和百盛控股(PARKSON,5657,主板贸服股),在去年净现金达8亿7522万令吉,优于前年的5亿312万令吉净负债。

百盛控股在2016年净负债6亿392万令吉,导致金狮集团整体现金流呈负数。而来到去年则转为净现金5亿7438万令吉,料归功于在2016年以11.7亿令吉脱售北京太阳宫百盛。

2015年,锺廷森的钢铁业务持续受到中国倾销廉价钢铁的冲击;而零售业务百盛控股也遭逢电子商务的冲击,业务和股价表现惨淡。

国库控股仅2公司无债

在净负债方面,若以集团来看,前三甲集团与前年相同, 净负债总额近906亿令吉,年涨0.7%。国库控股旗下的投资组合净负债额仍最高,总额达到491亿7239万令吉,年增4%。

时光网络(TIMECOM,5031,主板基建股)和明试控股(AEMULUS,0181,创业板),是国库控股旗下处于净现金状况的2家上市公司,其他均是身处净负债状况。

除了国能,马电讯(TM,4863,主板贸服股)净负债也扩大到60亿3150万令吉,年升26%。

所幸IHH医疗保健集团(IHH,5225,主板贸服股)净负债年减70%,至13亿5011万令吉,抵消上述的负面效应。

杨忠礼集团以杨忠礼机构的净债务,排在榜单第二位。

另外,排名第三的阿南达克里斯南集团,即丹斯里阿南达所掌控公司,如明讯(MAXIS,6012,主板贸服股)、布米阿马达(ARMADA,5210,主板贸服股)和Astro(ASTRO,6399,主板贸服股),均处于净负债状况,总计净负债高达205亿4624万令吉。

【独家】净现金少6% 仍坐拥88亿 云顶蝉联现金王

PNB公司欠债171.3亿

钜商丹斯里赛莫达持有的上市公司,其净债务达203亿834万令吉,位居第四。

当中,马拉卡(MALAKOF,5264 ,主板贸服股)和马矿业(MMCCORP,2194,主板贸服股)的净负债额最大,分别为121亿6497万和80亿3708万令吉。

土展创投净债增76%

另外,国民投资机构(PNB)旗下持股的上市公司皆陷入净负债,所欠下的债务总计171亿3008万令吉,位居第五名。

国民投资机构所掌控的公司,包括森那美(SIME,4197,主板贸服股)、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主板种植股)、森那美产业(SIMEPROP,5288,主板产业股)、实达集团(SPSETIA,8664,主板产业股)、马化工(CCM,2879,主板工业产品股)、马化工药业(CCMDBIO,7148,主板消费产品股)、合顺(UMW,4588,主板消费产品股)和合顺油气(UMWOG,5243,主板贸服股)。

若以按年变动来看,土展创投(FGV,5222 ,主板种植股)和旗下公司大马糖厂(MSM,5202,主板消费产品股)组成的土展创投集团,其净负债达21亿4463万令吉,年增76%,是集团负债榜中增幅最大。

杨忠礼机构净负债居次

不是所有上市公司都处在净现金,也有不少企业的债务仍是高攀,导致陷入净负债状态。

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贸易服股)以215亿6840万令吉排在榜首,其净负债额按年增加26%。

而前年以净负债230亿8910万令吉排在榜首的杨忠礼机构,其数额减到去年的208亿3884万令吉,位居第二,终结了蝉联“国内举债最高上市公司”的称号。

排在第三的是杨忠礼电力(YTLPOWR,6742,主板基建股),净负债为187亿29万令吉。虽然排名有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三甲成员仍然按年相同。

现金流评估优质股指标

对于公司很多现金或者债务的情况,投资者要怎样看待呢?

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向《》提到,如果投资者欲寻找一家优质公司投资,现金流表现并不是首要观察的项目。

“一家公司拥有过多现金,并不是件好事;相反的,拥有不小的债务,也不一定是坏现象。太多现金置在一旁,只会成为该公司的‘额外款项’,意思是这笔资金没用在发展业务方面。”

黄德明说,如果公司的大部分债务用来发展有利可图的项目,显示举债情况只是短期现象,营收前景会因项目完成后贡献盈利而变得更好。

关注债券付息能力

不过,黄德明补充,如果要购买一家公司的债券,现金流则是首要观察项目。

债券是公司等机构直接向社会借债筹措资金时,向投资者发行,承诺按一定利率支付利息,并按约定条件偿还本金的债权凭证。

要留意一家公司能否按时支付利息和本金,现金流就是重点留意的项目。如果发债券是为了进行盈利项目,按时支付利息和本金的几率就高。若公司举债是为了偿还另一个债,这种情况到最后只会是“一个萝卜两个坑”。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