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酷生活 >争小美言抚养权案‧小美言兔年心愿‧盼官司了结随父住 >

争小美言抚养权案‧小美言兔年心愿‧盼官司了结随父住

发布时间:2020-06-16   浏览量:428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小美言说,她在兔年的唯一愿望就是希望父母争夺其抚养权的案件儘快结束。“我只要这一切成为过去――没有争夺,再也不必给400令吉(罚款)。”“我只要所有事情恢复原状――我将与父亲住在一起,并在特定的时候和母亲见面。”刘天祥和陈秀秀争夺小美言抚养权的案件,从去年至今依然纠缠不清,以致12岁的小美言坦言,新年收到红包,她一点都不高兴。难受父日缴400元罚金小美言虽然可以和父亲刘天祥共度农曆新年,可是,她却因为父亲在亲友的协助下,才得以缴付每天400令吉的法庭罚款,作为拒绝遵守交出小美言给前妻的庭令的惩罚,而感到难受。刘天祥因为没有遵守庭令,把女儿小美言交回给前妻陈秀秀,而从去年9月至今缴付超过7万令吉的罚款,包括2万令吉的蔑视法庭罚款。为了解决天天都必须缴付的罚款,小美言接受《星报》访问时透露,她计划製作一部个人诉求的短片上载到Youtube网站“我爸已用光他的储蓄。他的朋友和亲戚现在忙着筹钱,我不知道他还可以撑多久。”刘天祥也从亲友派发传单后收到公众的捐款。询及她在庆祝新年时是否想念母亲,她答说不会,因为她在这里有父亲和许多的亲人。“这也是为何我不愿意到伦敦去。那是个陌生的地方,而且也没有熟人。”她坦承,抚养权官司让她难以接受其母亲。“我只想这一切结束。”小美言和表兄弟姐妹、堂亲、叔伯、婶婶等在祖母位于增江的家庆祝农曆新年,不过,这是个压抑的节庆,因为他们一家都为法庭案件和刘天祥必须缴付罚款而感到担忧。曾劝跟随母生活刘天祥:美言很怕与前妻争夺女儿的地产经纪刘天祥声称,他曾经劝导小美言跟随母亲陈秀秀生活,但小美言很害怕,即使法官把抚养权判给母亲后,她坚持留在父亲身边。“自从上诉庭在去年8月下令她必须跟随母亲后,她每次出庭都感到胆颤心惊,纵然她已多次重複拒绝跟母亲生活,但法庭仍嚐试说服她。”儘量令女儿开心根据记录,法官在庭上游说小美言给母亲一个机会,因为母亲曾经照顾她长达9个月,但小美言当场反驳说,母亲照顾她9个月,父亲却已照顾她长达10年。刘天祥受访时透露,儘管法庭已经下判,不过,他会尽力想办法让女儿开心。“她不要跟随母亲,我会为她牺牲一切,(罚款)这只是小事。”他提到,小美言很害怕被人诱拐,所以拒绝上学,他们聘请了家庭教师给女儿补习。深爱前妻曾尝试挽回婚姻刘天祥坦承,他曾经深爱前妻,他们结婚和小美言出世以前曾经在一起生活超过12年,他也尝试挽回这段婚姻,但是,事情总是未能尽如人意。他受访时指出,他和前妻相识时正在经营小生意,他承认经常借贷和欠债累累,还被前妻责怪和黑社会有关联。“我住在增江,认识许多来自黑社会的人,即使我要避免和他们来往也不能啊。”关于他们分开的原因,他控诉前妻曾经“不忠”。“2005年的国庆日,她答应带女儿去看烟火,但没有出现,我去找她时,看见她和男人在夜总会喝得醉醺醺,令我很生气。”他说,他们大吵一场,前妻踢了他一脚,他掌掴了前妻一巴掌,不欢而散,前妻隔天逃到朋友家住。他过后不断请求前妻的原谅,回到他的身边,但前妻拒绝,并决定和他离婚,过后便到伦敦跳飞机3个月。“我一再致电央求她回来,但她问我是不是可以给她任何她想要的东西和更多的自由,我只有沉默,因为我知道我不能给她任何保障,我当时的生活糟透了,我不知为甚幺会这样,我想离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陈秀秀“兔”怨气前夫嗜赌逼我跳飞机8年前,陈秀秀决定离开3岁的女儿,才能远离前夫,在英国为自己建立新的生活。经过3年与前夫的争夺战,她终于站出来一一道出背后的故事。她申诉,前夫曾嗜赌、借高利贷、逼她跳飞机打工,后来还对她拳打脚踢,令她忍无可忍。她接受《星报》的电邮访问时披露,她选择在女儿小的时候离开,因为那是唯一一个可以脱离困境的方法。她披露,她于1990年认识前夫,那年她才17岁。儘管她知道前夫过去有不少“背景”,但她爱上对方后,和他住在一起。在英结婚回马生小美言“但是,他总是赌博,常因向大耳窿贷款而陷入困境。1998年底,大耳窿甚至想要他的命,他便坚持要我跟着他到英国工作,帮忙他偿还债务。我曾经拒绝跟随,但他威逼说要杀死我,然后自杀,最终我只好随他去英国。”陈秀秀披露,她刚到英国只是一名廉价劳工,也没有合法的居留证。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1999年,他们在英国结婚,同年9月,她回到大马生下小美言。她说,女儿刚出世几个月,前夫便催促她赶快回到英国工作。离开小美言时,她心里有千万个不捨,但幸运的是,他们很快就还清了所有债务,回到大马与女儿团聚令她无比开心,但是她与前夫的感情出现裂痕,开始无数的争执。最令陈秀秀忍无可忍的是,前夫指控她有外遇。“他变得更暴力,对我拳打脚踢。那时候我已觉悟到,我再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跟小美言分开,令我心力交瘁,但我还是决定独自回到英国,重新找寻新生活。”她强调,她很想把女儿也带到英国,但是当时的环境并不允许她这幺做,法庭也不会允许她拥有监护权,于是她只好妥协。她所能做的就是多回国看看女儿,每一年都回来马来西亚花时间跟美言相处,直到2007年。她声称,自从她在2008年开始进行法律程序要求取回女儿的监护权时,她便无法联络上女儿。不满交姑姑照顾才入稟争监护权小美言没有和刘天祥同住,她是由姑姑一家人照顾,把姑姑叫作“妈妈”,姑丈叫作“爸爸”。陈秀秀直言,她对女儿不是由前夫抚养,而是交给其他人抚养一事感到不满,因此决定夺回监护权。高庭曾谕令刘天祥交出小美言,包括小美言的就学记录及护照,但刘天祥没有这样做。陈秀秀申诉:“他没有把女儿交出来,也没有提出上诉,他跟我玩捉迷藏,令我耗费了至少一週的时间,四处去找女儿。”她相信,前夫与家人目前正通过各种方式,令小美言疏远她。2007年的某一天,她与女儿通电话时,女儿的姑姑在旁边大声的问小美言:“你要她还是我?”。“我们的谈话突然停止,接着是一阵沉默,之后电话就被挂上,我只能吞下自己的眼泪。”她声称,她不相信前夫需要女儿,她更不相信女儿只想要跟父亲在一起,因为她觉得,那些话都只是前夫亲友的话,不是小美言的内心话。遵守法律选择沉默她认为,如果这件事情如前夫所愿而解决的话,小美言将回到姑姑家住,而不是跟前夫住。“过去8年,我在伦敦努力的工作。事业上,我有良好的发展,薪资也不错,如果我回到大马,我所能得到的薪水也不能超过现有薪资的三分之一。英国是一个好地方,可以为小美言提供更好的教育及健康设施。”38岁的陈秀秀目前定居在英国伦敦,任职餐厅经理。2008年,法庭把小美言的抚养权判给了她,但前夫刘天祥与她展开女儿争夺战,闹得引起全国关注。小美言在这个时候不断恳求要留在父亲身边,而陈秀秀的沉默和缺席法庭,引起别人怀疑的眼光。“我要的是正义。过去这段时间,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想按照和遵守适当的法律程序,避免外界公开的审判,让法庭能作出公正的审判,但是失败了。”‧2011.02.0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