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好生活 >殴打摄记案‧控方撤控状‧2警判无罪 >

殴打摄记案‧控方撤控状‧2警判无罪

发布时间:2020-07-18   浏览量:478   

 

殴打摄记案‧控方撤控状‧2警判无罪(吉隆坡30日讯)两名警员被控告在428黄绿联盟大集会殴打《》摄影记者黄安健案,总检察署基于黄安健的报案书内容与出庭供证内容不一,呈堂照片也无法突显黄安健被警员殴打,加上没有证人包括黄安健成功辨识殴打者的情况下,总检察署选择放弃提控两名警员。吉隆坡推事庭因此宣判,两名警员表罪不成立,当庭无罪释放。此案件于週五陈词及下判,推事努鲁艾在聆听控辩双方的陈词后宣读判词,两名被控使用刑事武力的警员莫哈末凯鲁及沙鲁尼查表罪不成立。“控方无法成功举证,两名被告是否抵触刑事法典352条文(使用刑事武力),案中的证人也无法辨识出被告是否就是殴打原告(黄安健)的警员,因此我宣判两名被告当庭释放,无需出庭自辩。"指照片显示警扶起安健来自丹绒马林警区总部的一巡伍长莫哈末凯鲁(30岁),及金马警区总部的普通警员沙鲁尼查(24岁)因涉嫌在428大集会中殴打《》摄影记者黄安健,经金马警区刑事调查组调查后,两人于5月18日在使用刑事武力的罪名(刑事法典352条文)下被控上推事庭,成为首两名被控动粗的警员。主控官卡米扎副检察司陈词时指出,黄安健在报案时自称遭身穿制服的警员殴打,但呈堂照片显示,案中的第二被告(沙鲁尼查)并未穿着制服。“黄安健说他被警员殴打后,感到头疼及身体失去平衡而跌倒,事后被警方扶起身及带走,其他证人只拍到他跌到及被警员带走的照片,第三证人(《》摄影记者林明辉)也说,他拍到的是警员帮助黄安健站起来的照片。"报案书内容与证词不一针对鉴证组利用程序处理过的9张照片,照片中疑涉及殴打案的警员样子也被放大,但案中3名证人,包括原告黄安健皆无法辨识两名被告是否就是殴打他的警员。卡米扎也分析其中3张主要呈堂照片,拍摄者根本没有拍下黄安健被警员殴打的证据,在整个审讯过程中,她发现黄安健的供词与较早前的报案书内容不符,因此她总结控方决定放弃提控两名警员。推事在综合控辩双方的论点后,裁决两名被告表罪不成立,无罪释放。搀扶安健辩方:警员应受讚扬被告辩护律师沙林巴斯尔陈词时声称,案件第三证人林明辉诠释其拍摄的照片时,同意原告黄安健跌倒时,警员準备上前扶着他,再带他离开现场。对于警方给予黄安健的援助的表现,应该受到赞扬。他说,黄安健申诉被警员殴打,相机及媒体证被抢走,但没有证人拍到黄安健被殴打的照片证据,而黄安健自己也无法辨识打他者是谁。相机媒体证被抢走“他认不出是谁打他的,虽然有医药报告显示他额头受伤,但不知道是谁打伤他的。"沙林巴斯尔也说,案发当天有上百名警员在现场维持秩序,黄安健根本无法认出打他的人,也否认了控方所提出的照片证据,是他被打的事发经过。在控方无法成功举证两名被告有罪的情况下,他要求推事裁决两人表罪不成立,无法出庭自辩。正门入庭2警脸露喜色审讯期间,两名警员都从“特别通道"走入法庭,常让摄影记者扑空,但週五的陈词,两人却大方从法庭主要入口入庭,也未闪避摄影记者的镁光灯。当控方在陈词总结宣布,选择放弃提权两人的权力时,两人脸露喜色。也许知道自己即将无罪释放,在等待推事宣读判词期间,更是难掩喜悦之情。本案于週一(11月26日)开案,经过3天的审讯,总共传召7名证人,较后休庭一天,于週五陈词及裁决。第一被告莫哈末凯鲁一如往常,以全身黑色装扮出庭,而沙鲁尼查则是白色衬衫及西裤。无罪释放后的两人,在庭外与律师握手表示感谢,未向媒体发表任何谈话。黄安健称执行任务被警打根据控方陈词内容,黄安健在报案时声称,当他正在拍摄警员殴打集会者时,突然被3至4名穿着制服的警员攻击;即便他高喊自己是记者,但警员还是击打他的头部,让他头部受伤及红肿。黄安健被打后,即跌倒,身上的相机也被抢走。他说,警方较后并未归还相机,此相机属公司财产,损失约1万2000令吉。黄安健在录口供时也说,另外也有警员粗爆式地扯断他的媒体证。在这时候(跌倒时),有人从后面拳打他的头部,但他不确定被打了多少下。随后,他即被带到雪州俱乐部,并且从两排警员之间走过,这时还有2至3名警员继续殴打他。警方较后开档调查,并从《》及《中国报》取得9张与事发相关的照片进行验证,警方鉴证组将照片放大后,发现两名可疑者,也是本案的两名被告,疑涉嫌向黄安健使用暴力,而将他们提控上庭。不过,在审讯期间,黄安健及其他证人都无法辩识打人者的身份,再加上没有任何人拍到黄安健被殴打的经过,在无法举证两名被告真的抵触刑事法典352条文的情况下,控方在陈词时选择放弃提控两人。摄记协会表示遗憾马来西亚华裔摄影记者协会(MCPA)说,他们对于判决深表遗憾。协会週五发表文告指出,宣判两名被告表罪不成立,无罪释放,本会对此结果感到不满。‧2012.11.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