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慢生活 >「第一场」演讲:那时的他出席率全校最低,却有鼓舞别人的能量 >

「第一场」演讲:那时的他出席率全校最低,却有鼓舞别人的能量

发布时间:2020-06-11   浏览量:845   

 

「第一场」演讲:那时的他出席率全校最低,却有鼓舞别人的能量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时值八月中旬,有一天,我和叶益亨以及他女朋友一群人参加了一日游的志工服务活动,众人来到一贯道崇正基金会在台中太平区的道场。

当时清海国中的蔡美华校长也在现场,她看到我一跛一跛地走路,于是好奇地问我:「赠友,为什幺你的脚会这样一跛一跛的?」
「喔,因为我小时候生病的关係。」我回说。
「你生了什幺病?」蔡校长又问。
此事实在说来话长,于是我把自己準备好的自传拿给她看,她读完之后泪流满面,对我说:「赠友,我可以请你到我们学校来演讲吗?」
「好啊!」当时我没想过会有什幺状况,只觉得把自己的故事当众讲一遍,应该不是什幺难事。

九月中,升高二开学前的两个礼拜,蔡校长打电话给我们校长,说明想邀请我到清海国中演讲,徵求校方的同意。校方一听也很怀疑,我根本就是全校出席率最低、成绩最烂的学生,怎幺可能要找我去演讲?几番推辞之后还是答应了。

训导主任对这场邀约非常难以置信,但也只能语重心长地交待我:「陈赠友,你要好好讲,不要丢学校的脸哦!」
「好,我知道。」其实我心里紧张得要命。

二○一○年十一月四日早上十点,我正式应邀到清海国中演讲,展开了我人生的第一场演讲。

那天一大早,我带着兴奋忐忑的心情来到学校,由班导黄秀琳老师开车,一大早载着我和班上的同学詹前殷,一起前往远在台中市的清海国中。
我们一行人来到清海国中的活动中心时,只见门口的宣传海报上写的「生涯生命分享——陈赠友讲师」几个字,看到「讲师」两个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两个字的对我震撼力非比寻常,没想到我这个一路被嘲笑欺负的人,居然也配得上「讲师」二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提昇了!激动不已!这样的鼓舞立刻击退了我的恐惧与担忧,让我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感觉自己可以火力全开,做出一场精采的演讲!但是真正步上讲台,看到一大片黑压压的听众,还是紧张得直冒汗,台下少说也有两百人。打从小时候在庙会舞台上唱歌之后,我从来没见过这幺大的阵仗啊!

我颤抖地拿出準备已久的演讲稿,没有任何的演讲经验的我,整场只能无助地照着讲稿唸,全身吓得皮皮剉,左脚更是抖得厉害。于是从头抖到结束,才终于讲完我人生的第一场演讲。

接着拿出带去的电子琴,当场自弹自唱,表演了歌手伍佰的〈世界第一等〉、西城男孩的〈My love〉以及品冠的〈我以为〉,搏得了满堂采,我在欢声雷动的掌声中走下台。在我步出活动中心之后,还有同学对我竖起大姆指说:「超讚的啦!」

演讲结束之后,蔡校长请我和黄老师及詹前殷一起到校长室。到了校长室,蔡校长慎重地还颁了一张「感谢状」给我,让我喜出望外。接着又拿出了一个信封,以及一张签收单对我说:「赠友,谢谢你今天的分享,这是给你的讲师费。」我真是太惊讶了!我只是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能得到掌声我已经很高兴了,现在居然还有酬劳?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当场表示想把一千七百块的讲师费捐给清海国中,但蔡校长却执意要我收下,我也就却之不恭地收下了。回程上,黄老师还开玩笑说:「赠友,回去后要请全班喝饮料喔!」

「好啊好啊!」我当然同意,此时此刻,我真想让全世界的人分享我的喜悦!后来我便趁着校庆全班同欢时,请所有同学喝饮料。全班三十五个同学,一人一杯二十块钱的饮料,于是有同学打趣道:「哇!陈赠友,你喝这杯好贵哦!要七百块耶!」

演讲之后,大家对我另眼相看

演讲之后,隔了一个礼拜,校长秘书王秋雄老师在早上升旗典礼上,当着全校师生说:「我们应该要向在场的一位同学学习,他就是资讯处理科二年甲班的陈赠友。上个礼拜他到台中的清海国中演讲,他以身障人士的身分现身说法,鼓励了许多人,所以各位同学要好好学习他的精神。」

站在台下的我又惊又喜,也满怀骄傲,脸上更有忍不住笑意。好事一件接着一件来,一向被人歧视的我,一夕之间竟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我的心都快乐得要飞起来了!

回到教室后,还有同学跑来跟我说:「欸欸,陈赠友,你出名了耶,秘书还唸出你的名字耶,真是不容易!」
「没什幺啦,只要愿意改变,就一定做得到啦!」我不好意思地说。
自从那第一场演讲之后,我感觉自己走路都有风,彷彿成了龙德之光。学校里再也没有同学会嘲笑我或欺负我,在他们和我自己的眼中,我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犹记行前家人听说我要去清海国中演讲,都很不以为然:「怎幺可能有人要请你去演讲?你又没有什幺值得人家学习的地方,怎幺有办法去演讲?」但看我真的上台之后,又有这幺多荣耀加身,开始对我改观,慢慢才了解我想改变的是什幺,才转而支持我。

在那之后,我不断思考自己能为这个社会做什幺,未来的路又该如何走下去?我怀念站在演讲台上的感觉,以及永远不嫌多的悦耳掌声,我想再一次重温那种飘飘然的感觉。

于是我开始写自荐函,加上我的自传,每份的影印费还高达一百五十元,然后寄到中部各个国高中去,表明我想到他们学校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即使没有演讲费也没关係,我只希望我的故事能带给别人鼓舞。

当时我大概寄了二十多家学校,直到高三才有大甲的顺天国中,以及大甲高工两家学校回应我,邀请我到他们学校演讲。然而,这也只是开始而已。

直到很久以后,我读到兰迪.鲍许教授在《最后的演讲》一书里说的:「我如果能够以我内心感受到的热情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这场演说也许能够帮助别人找到实现梦想的途径。」

我突然明白了:虽然我没有鲍许教授的成就,发生在我身上的疾病,也没有他的胰脏癌来得严重致命,就连我的分享也没有他的最后演讲来得精采。但或许某种程度,我也正在做跟他一样的事:用自己小小的力量,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上一篇: 下一篇: